第196章克莱劳拉亚克的狠辣
作者:日暮风鸣      更新:2022-08-06 08:45      字数:2011
  窝是不一样的?

  苓萝心里嘀咕一句,她微微歪着脑袋似乎想询问为什么。

  白隐却只是伸手往下指了指。

  克莱劳拉·亚克原本还占据了上风,此刻在对面三人的进攻之下突然节节败退。

  这急转直下的情况,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  小团子虽然不知道他们在打什么,不过明显也能看出谁是优势的那一方。

  嘭。

  金发男子只不过是一个失误,就被三人抓住机会,趁机打飞了几米远,就仿佛落地的飞机那般滑行了很长一段,直到背后狠狠地撞在一棵树上。

  落叶从头顶零零散散地飘落。

  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,看似落入了劣势,实则低头露出一个阴沉沉的笑容。

  显得这一切早就克莱劳拉·亚克的预料之中,或者说他是故意这么做的。

  步步逼近的三人似乎瞧见了希望,迫不及待地围上前来打算做出最后的攻击。

  站在原地围观的黑衣男人不知不觉间已然靠近了三人。

  或许是太想要赢得胜利了,所以他们并没有提防来自背后的偷袭。

  更何况这个人男人一直以来就是白隐的心腹,表面上跟谁都不亲近,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想到此人居然被克莱劳拉·亚克收买了呢。

  一击即中。

  三道银镖原本朝着心脏的位置扎去。

  哪怕身体想躲已经来不及了。

  银质武器十分克制血族,对于他们这种被转化的二代来说危险很大,但不至于致命,除非扎中了心脏的位置。

  血族从小就体质超强于常人。

  虽然躲不开这道攻击,毕竟距离太近了。

  受伤或许避免不了,不过躲开心脏的位置还是能做到的。

  噗。

  银镖刺入的同时,三人齐齐发出一声闷哼。

  克莱劳拉·亚克攥紧了手掌,朝着距离最近的一个人先下手为强。

  眼底闪过一丝狠辣,那张英俊的脸上散发着冷意,嗜杀的表情似乎一个活口都不想留下。

  他利落地将匕首捅进一人的心脏,刀身完全没入胸痛,左脚迅速抬起直接尸体踹飞。

  为了准备这次行动,克莱劳拉·亚克可是特意用上了圣水。

  光是匕首贯穿心脏还不够,加上圣水,才能做到双重保险。

  他一向是个喜欢未雨绸缪的人。

  “深达,一人一个。”

  克莱劳拉·亚克毫不犹豫地向着棕色头发的男人冲去,动作熟练又狠辣,先将人踢倒在地,紧接着匕首就捅到了心脏,为了确保不留活口,特意还搅了搅。

  另一人见此魂都吓没了,捂着胸口的位置拔腿就跑。

  “若是跑了回去告状,隐知道了,你猜测他会怎么想?”

  深达原本有些犹豫的神情逐渐冰冷起来。

  这是投名状。

  在他与克莱劳拉·亚克达成一致的时候,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天。

  可是当真的发生以后,又觉得这一切是如此陌生。

  毕竟他们四个从小一起长大,一点情分都不顾及了?

  深达一个箭步追了上去,尖利指甲忽然变长,狠狠朝着对方胸口一掏。

  炙热的心脏还在掌心扑通扑通地跳动着。

  其实自己已经没有选择了。

  若是不果断一些,恐怕现在他也得死。

  克莱劳拉·亚克默默收回了对准深达的匕首,他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,配合着那一头耀眼的金色头发,好似这一瞬间成为了正义的化身。

  若不是脸颊沾染的血迹,以及满地的尸体。

  谁又能看出这样一个面带笑容,温文尔雅的男人居然会如此心狠手辣呢。

  途径的风吹散浓郁的血腥味。

  克莱劳拉·亚克与深达默契地开始收拾尸体与血迹。

  城堡顶部。

  “臭哥哥,他……”

  小团子吓得抓紧了白隐,第一次见到有人在自己面前杀人,她已经被吓得说不出话来了。

  虽然不喜欢那个金色头发的叔叔,可是他为什么要杀人。

  白隐摸了摸小幼崽的脑袋,眼底含着万年不化的寒冰,语气却无比温柔

  “恶意与贪婪是会吞噬掉一切的本心。”

  克莱劳拉·亚克十分懂得伪装。

  连他一开始也看走了眼。

  不过姜还是老的辣。

  随着野心与逐渐的膨胀,这小子已经不满足目前的局面了。

  白隐嘴角无声地勾了勾,神情满是嘲讽之意。

  他目光微微瞥向了另一人。

  背叛是不会有好结果的,深达。

  那么祝你‘好运’。

  “萝萝不太懂诶。”

  苓萝有些似懂非懂,她实在想不明白。

  伸手拍了拍婴儿肥的小脸。

  反正记住这个金头发的叔叔不是好人就对啦。

  “没关系,以后你会慢慢懂的,哥哥的意思是以后不要傻乎乎的,别人说什么话都信,随随便便跟陌生人回家,容易被骗走哦。”

  白隐表情变得玩味起来,伸手捏了捏小幼崽苦大仇深的小脸。

  他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  “想不明白就别想了,暂时放下。”

  “人家才不傻,明明是臭哥哥不讲武德挠人家咯吱窝。”

  小团子嘟囔着小嘴,要不是被抓住软肋,而且这家伙还长得跟漂亮哥哥一模一样。

  人家早就跑路了,哼唧唧。

  你才傻,你全家都傻乎乎的。

  还捏萝萝的脸脸,这可是哥哥姐姐专属的。

  啪唧。

  手背挨了一巴掌,就仿佛被棉花扫了一下。

  白隐似乎半点都不生气,脸上仍旧是乐呵呵的。

  他缓缓收回了手掌,一把将人捞到自己怀里。

  “好啦,别生气啦,继续看,还没完呢。”

  此时,地面已经恢复了原状,就连血迹都被清理得一干二净。

  等风再吹一阵子就能完全将血腥味吹干了。

  “隐先前是不是在城堡里放了一些东西。”

  “首领确实有说过,但是没人知道放在哪里。”

  深达摇了摇头,他无意听到隐提起过几回,想来应该都放在城堡当中。

  克莱劳拉·亚克就是因为这件事情与其他人打架的。

  早前隐就宣布过一些规则,等到成年后他们就能正式离开城堡,但从此以后就永远不能再回来,走的时候可以拿走一些东西。

  这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在人类世界生存。

 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