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0章 投名状
作者:卧龙公子      更新:2022-08-06 10:07      字数:3028
  陈康摇头道“如果你说的是燕京四大家族那个陈家,那我不是。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旁边的李诗诗接口道“陈康他们家是做进出口贸易的,你如果想买一辆进口跑车啥的,可以找他。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家里现成的跑车我都不开,还买啥跑车?”杨毅笑了笑,开口问道“你和秦浩然一起买入辉隆药业的股票,是不是得到了什么内幕消息?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陈康知道现在是自己交纳投名状的时候了,于是点头道“秦浩然收到消息,据说李家兄弟在研发一款效果非常好的新药,一旦研发成功,股价就会暴涨,所以我们才跟他一起买的。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新药?是治疗哪方面疾病的?”杨毅皱眉问道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这个不清楚,这个消息目前还属于保密阶段,秦浩然也是在和辉隆药业的一个股东吃饭时,听对方无意中说起的。”陈康摇头道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这个消息还真的挺重要。”杨毅点头道“一会我带你去见欧阳敬亭,你当面和他说。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陈康顿时大喜,他之所以过来结交杨毅,就是为了抱住欧阳敬亭的大腿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他们陈家在燕京虽然也算小有资产,但是和四大家族比,依然是九牛一毛。这也是他跟着秦浩然瞎混的原因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谁知道秦浩然这么不靠谱,且不说他的消息渠道是真是假,至少他的心态就很难在股市里挣大钱啊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还是跟着欧阳敬亭这样的大佬混比较靠谱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反正他是秦可欣的表哥,和秦浩然的关系也就那样,也不怕得罪秦浩然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想到这里,陈康立即端起自己的酒杯,诚心诚意敬了杨毅一杯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下午一点,股市开盘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正如众人猜测的那样,辉隆药业的股票一开盘就增加了几十万手封单,而且还在不断增加,封单很快就突破了一百万手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按照这个抛售力度,别说明天了,就算是后天依然还是跌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那些还没有抛出去的人都是一脸的苦涩,纷纷找关系约欧阳敬亭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也有几个人和陈康想到一起了,想来结交杨毅,来一个曲线救国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不过杨毅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,自然不会再让更多的人上车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早起的鸟儿有虫吃,这个道理在哪都是一样的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吃完饭之后,看见秦家兄妹还没有出现,杨毅对李诗诗道“你去和秦可欣打个招呼,说我们有事先走了。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如今大局已定,杨毅也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了,他还要带着陈康去见欧阳敬亭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李诗诗点点头,来到了别墅的二层,在一间客房里,找到了秦可欣。她正在安慰满脸颓丧的秦浩然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怎么了?诗诗,有事吗?”看见李诗诗出现在门口,秦可欣立即走了出来,带着李诗诗来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杨毅说下午有事,想先走,让我来和你说一声。”李诗诗小声道“你哥没事吧?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没事,让他受点打击也好,省得他总以为自己是股神,买什么涨什么。”秦可欣笑道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以秦家的家底,就算这五千万亏光也不算什么。只是会让秦浩然成为所有人的笑柄罢了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不过秦浩然这几年顺风顺水,靠着准确的内幕消息挣了不少钱,早就膨胀了,这次让他吃个亏说不定是好事。秦可欣也不至于为此埋怨杨毅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回来我也去开一个股票账户,然后我们两个联手,也找一只股票坐庄。”李诗诗一脸雀跃道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去去去,你连k线图都看不懂,还坐庄,去送钱还差不多。”秦可欣才不陪李诗诗疯,她笑嘻嘻道“你先让你的杨毅哥哥教你看懂k线图再说吧。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他那么忙,哪有空教我?”李诗诗撇嘴道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喂,你老实交代,这个杨毅是不是你男朋友?”秦可欣满脸好奇的看着自己的好闺蜜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当然不是了,人家有女朋友,还不止一个呢。”李诗诗连忙否认,然而不知道为什么,她的脸却红了起来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行了,我明白了。”秦可欣一副‘我懂’的表情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哎呀,跟你说不清楚,我走了。”李诗诗越描越黑,只得落荒而逃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你急什么?蛋糕还没切呢,吃了蛋糕再走。”秦可欣连忙追了下来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吃了一块生日蛋糕,杨毅再次和秦可欣告别,又关切的询问了秦浩然的情况,得知对方并无大碍,他就带着李诗诗和陈康开车离开了秦家别墅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聚利投资公司,欧阳敬亭的办公室里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听完了陈康的叙述,欧阳敬亭也有些挠头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正所谓空穴来风,未必无因,既然有了这种小道消息传出来,就说明这件事很可能是真的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自己今天才刚刚开始发力,就得知对方还有一个大招没有发出来,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不过不管怎么样,陈康送来的这个投名状确实很有用,自己必须领情,于是欧阳敬亭就点头道“谢谢陈先生提供的宝贵消息,希望你再接再厉,帮我们打探出辉隆药业的这款新药是治疗什么疾病的。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欧阳敬亭很清楚,治疗效果不同的新药,对资本市场的刺激作用是天差地别的。如果只是一种普通药物,那对股价几乎没有什么刺激作用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但如果是一种突破性的新药物,别人都治不好的病,你可以治好,那就牛逼了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如果真有这种重磅利好爆出来,辉隆药业的股价翻一倍都不是难事,自己必须提前撤退才行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欧阳先生叫我阿康就行了。”陈康连忙道“您放心,我这就派人去平川,一定把这件事打探清楚。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陈康很激动,他知道欧阳敬亭接下了自己的投名状,以后一定会带着自己一起喝汤的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果然,欧阳敬亭很快就给他布置了任务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那就再麻烦阿康一件事。”欧阳敬亭笑道“我听说秦浩然的亲戚朋友有很多都买了辉隆药业的股票,你去调查一下他们手中还有多少股没有卖掉,愿不愿意低价出售。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欧阳先生准备收购他们的股票?”陈康试探道“不知道所谓的低价具体是什么价呢?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就以明天的收盘价成交好了。”欧阳敬亭道“我会安排律师跟着你,直接以我的私人名义收购这些股票,但必须在今明两天签订协议,过了明天我就不要了。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这种协议收购在资本市场是很常见的操作,只要双方确定金额和股数没有问题,然后签订协议,收购方付款,持股方从收到钱的那一刻起就和他名下的股票没有关系了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至于这些股票,收购方买过去要怎么处理,那都是人家的权利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整个过程中不需要买卖股票,也不需要办理转户啥的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好,那我现在就去办这件事。”陈康立即站了起来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这是欧阳大佬交给他办的第一件事,他一定要办的漂漂亮亮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你收这些股票干嘛?留着继续砸盘吗?”等陈康离开之后,杨毅好奇的问道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杨毅虽然也恶补了很多股票知识,但是和欧阳敬亭这种可以独立坐庄的实战派还是有很大差距的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好在他不是一个不懂装懂的人,想不明白就直接开口问呗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欧阳敬亭没有直接回答,反而看了一眼一副乖宝宝模样坐在那里的李诗诗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杨毅明白他的意思,咳嗽一声,对李诗诗道“诗诗,你去一趟宏观分析部,找一个叫周泽的,让他把最近的分析报告全部拿给你,我一会要看。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好吧。”看见两人不想让自己听他们的谈话,李诗诗嘟着嘴,气呼呼的离开了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兄弟,你怎么又跟李家小姐搞到一起去了,我妹妹还独守空闺,等着你给她第二次治疗呢。”办公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人后,欧阳敬亭嘿嘿笑道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喂喂喂,你说话不要那么粗俗好不好?什么叫搞到一起,什么又叫独守空闺?”杨毅没好气道“我只是帮李诗诗应付一下秦浩然而已,跟你妹妹也是单纯的治病,可不是对她们有想法。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反正不管怎么样,我觉得李家的小丫头不适合你。”欧阳敬亭认真道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他的潜台词是我妹妹还是适合你的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行了,我的事不用你操心,你赶紧说说,为什么要收那些股份?”杨毅没好气道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为了对冲风险啊。”欧阳敬亭道“虽然我们现在占了上风,可是谁也不知道李家兄弟的杀手锏是什么,万一他们真的研究出来什么厉害的新药,我们这样满仓做空是很危险的。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可是我们又做空又做多,这不是白忙活吗?”杨毅皱眉问道。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这怎么能叫白忙活呢?”欧阳敬亭笑道“辉隆药业的股价明天还会跌停,我们按明天的收盘价来收购,至少锁定了这百分之二十的利润。如果李家兄弟真的弄出来一个大利好,导致股价反弹,我们还可以用这部分筹码再把股价打下去,只要股价一直无法突破下降趋势线,就会继续下跌,到时候会有更多的资金来帮我们砸盘的。”

  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&nbp;“那要是这个利好足够大,导致股价冲破下降趋势呢?”杨毅问道。

 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