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一章:天魔教圣尊大教主(求订阅)
作者:哎哟啊      更新:2020-07-11 03:28      字数:4522
  “大孙子,乖,再吐一道刀罡试试。”

  江河开口,指着自己的胸膛,道:“往这儿吐,卯足了劲儿吐。”

  想要判断出大娃吐出的刀罡具体威力如何,仅仅靠眼力去看是不精准的,江河觉得还是在自己身上试一下比较好。

  hetui!

  大娃张口,吐出一道刀罡。

  咻!

  刀罡撕裂空气的爆鸣声瞬间在农场内炸裂,下一刻……

  铮!

  一道钢铁交击声响起,江河只觉得胸口一痛,刀罡与自己胸口撞击产生的余波,吹的自己的头发都飘动了几秒钟。

  江河低头看去,只见自己新换上的运动衣胸口处被撕裂,自己那线条般优美的不可过多描述的胸肌上,多了一条刀印痕迹,有点发红。

  “不错,非常不错,能够在我的肌肉下留下红印,这一刀的力量也算可以了。”

  江河点了点头,对这一道刀罡的威力十分满意,道:“这一道刀罡比你之前吐出的第一道攻击力要略强一些,勉勉强强都接近神变境巅峰武者的一击了,若是再强个二三十……四五十倍,或许都能伤到我了。”

  江河的“伤到我”,意思是一刀下去,可能会将自己的皮肤、肌肉切开,至于伤筋动骨……那得入虚境的攻击力才行。

  “只是……”

  江河对着大娃的脑门上拍了一下,骂道:“你特么吐刀罡就吐刀罡,干嘛要添加个声效?“

  那“hetui”一声,总有种被吐了痰的感觉。

  大娃揉着脑门,红着眼睛委屈道:“爷爷,不是你让我卯足了劲儿吐得吗?我不这样,总感觉使不上劲儿。”

  江河愣了愣,旋即失笑……

  合着,这口吐刀罡,得添加上声效才能发挥最大的威力?

  脑补了一下葫芦娃七兄弟一起吐刀罡劈人的画面和那诡异的声效,江河不由乐了……

  “叮!”

  “种植点+5000。”

  “叮!”

  “种植点+5000。”

  “叮……”

  江河将剩下的葫芦全部摘下,给剩下六个葫芦娃每人分了一个,他们吃了葫芦之后的表现和大娃一模一样,俱是在绿光一闪后突破到了九品境。

  hetui!

  hetui!

  六兄弟齐齐张口吐出刀罡,比如大娃吐出的刀罡较大,二娃吐出的刀罡十分灵活,三娃吐出的刀罡金光灿灿,有点类似于三娃“铜头铁臂,钢筋铁骨”的意思。

  四娃吐出的刀罡雷火交织,五娃吐出的是水刀,六娃吐出的刀罡无形物质,需要以精神力才能发觉,而七娃……身为老幺,他平时存在感很低,吐出的刀罡也是如此,体型非常的小,混在其它刀罡之中,若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。

  “有点意思。”

  “葫芦娃七兄弟,居然还将自身的能力和特性融入了刀罡之中。”

  江河随手又兑换了几百粒氮肥复合肥,递给了七兄弟。

  “这些肥料,你们先吃着,早点达到神通境,到时候或许刀罡还会产生变化,变得更强。”

  江河现在,足足有230多万种植点,随便拿出来十来万培养一下葫芦娃七兄弟,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。

  葫芦娃七兄弟分掉了几百粒氮肥,欢天喜地跑掉了。

  打发走了葫芦娃七兄弟,江河转头看向了种下“无名剑阵”的位置,却见一株碧玉色的小树大约有两米多高,它的树干、树枝包括树叶都是碧玉色的,在夜色下闪烁着比喻光华,十分好看。

  而碧玉小树枝头,挂着七枚玉简。

  江河上前,摘下了一枚。

  “叮!”

  “种植点+10000点。”

  他仔细打量手中的玉简,精神力探入其中,发现这玉简之内记载着“七星八卦剑阵”的布置之法,正要将玉简收起来的江河突然愣了愣……

  “七星八卦剑阵,需以七柄下品灵器(最低要求)飞剑为阵基,布置出七星八卦阵……”

  后边,就是如何以七柄飞剑来布置“七星八卦剑阵”的细节和方法了。

  “七柄……下品灵器飞剑?”

  靠!

  江河有些无语,失算了啊!

  自己只想着如何去创造剑阵,却没想到……这布置剑阵,竟是对法宝飞剑的数量还有要求,自己身上,就一把极品灵器飞剑“赤炎剑”,这七柄……

  去哪儿凑?

  “种植么?”

  “可种子呢……法宝飞剑,得以飞剑的残片或者剑胚为种子。”

  心中转念,江河又探手摘下了一枚玉简。

  “叮!”

  “种植点+10000。”

  这枚玉简,是自己所创无名剑阵的第一重,其内记载的是“冰火两仪剑阵”,江河细细查看,发现“冰火两仪剑阵”布置起来要比“七星八卦剑阵”简单不少,别的不说,只论布阵所需飞剑数量,只要两柄就足够。

  “不过这冰火两仪剑阵,倒是对飞剑的属性有所要求,需要一柄火属性灵器飞剑,一柄水属性灵器飞剑……我的赤炎剑便是火属性灵器飞剑,所以只需要弄到一柄水属性灵器飞剑,便可以施展出‘冰火两仪剑阵’。”

  江河将剩下的几枚玉简一一摘下,仔细研读,发现“阴阳三才剑阵”需要三把灵器飞剑方能布置,而四合万象剑阵,则需要四柄飞剑。

  六脉五行剑阵,需要六把飞剑方能布置,其中一把为“主剑”,剩下五柄,则需要金、木、水、火、土五行五种各不相同的灵器飞剑,到时候催动剑阵,五行力量爆发,那第六把“主剑”便可以统合五行之力镇杀敌手。

  “十方无极剑阵,需要十把下品灵器飞剑方能布置出来,也就是说我最起码得弄个十把灵器飞剑才可以……而且灵器飞剑的品质,下品是最低要求,我若要弄,自然要弄的强一些,起码也得和赤炎剑一个级别吧?”

  江河沉吟许久,拿出手机,给王侯拨了一个电话过去。

  只是王侯的手机显示的是“暂时不在服务区”,打了几次都没打通,只能退而求其次,打给了周宇。

  “江先生找我有事?”

  周宇第一时间便接通了电话,笑道:“要不然我过去拜访江先生,咱们当面再谈?”

  “你还没回去呢?”

  江河突然想了起来,貌似周宇来灵州城给自己送原石和九叶剑意草来了,不过这货一向不是公务繁忙么?居然还留在灵州城呢?

  既然是找周宇帮忙,让别人来自己家多不合适?

  江河笑道:“那能劳烦周助理跑一趟?这样,我正好有点事情要去灵州城,咱们在段天河的办公室见吧。”

  “江先生客气了,我拜访您是应该的。”

  周宇诚惶诚恐,哪怕是隔着电话,都忍不住站了起来。

  江河回到房间,换上了一套新的衣服,稍稍洗漱了一番,便钻进了跑车里,启动车辆,下达语音指令……轰,跑车引擎轰鸣,向着灵州城方向迅速驶去。

  斜靠在座椅上,江河取出一瓶九品生命元液润了润嗓子,忍不住笑道:“最近飞来飞去习惯了,倒是很少开车,这睡在车上的感觉挺怀念的。”

  人嘛。

  要学会忆苦思甜。

  坐在跑车上,江河不由想起了自己当初将跑车当做卧室的日子,当真是艰辛无比,灵州城距离江南基地市1000多公里路,都得开车过去……

  一路上路况不好,颠簸不已,害的自己开车的时候睡觉都睡不安稳。

  很快。

  江河到了灵州城外。

  让江河比较意外的是,灵州城外的高压电网,已经完工了。

  高达二十米的高压电网,将整个灵州城都围了起来,仅仅在城东留了一座进出的铁网大门,大门口有着士兵24小时站岗执勤,电网内,则有着大量坚固的军事工事以及各种重量级的武器。

  电网外,则新建立了一座座工厂,用来解决城内居民的日常生活所需,也能给大家安排一份就业的岗位。

  另外在工厂四周,则是一片片田地,这些农田,有的原本就存在,有的则是拆除了附近的建筑、绿化等东西新开辟的……毕竟如今黄野外的农田太过危险,指不定啥时候会有凶兽晃荡,只能在城池附近开辟农田,到时候一旦遇到意外,军方和武道管理局的人都可以短时间内抵达救援。

  好在如今灵气复苏,粮食的产量大大提高,倒也不至于让普通老百姓饿了肚子。

  跑车停在电网外,江河看着这一幕幕,忍不住心生感慨……

  电网内,有士兵走来,敬礼,道:“先生,请出示您的身份证件。”

  江河下了车,对着眼前这位士兵抱了抱拳,以武者礼回敬,这些士兵,在如今时代,为了保家卫国,付出了太多太多。

  新闻,媒体,包括民众们每天都在感慨,某地某地爆发了兽潮,死了多少人……

  可他们却不知道,几乎每天,都有大量的士兵在和凶兽的厮杀中丧生,他们有些人的尸骨都难以保存完整,甚至是彻底被凶兽吞掉。

  这些士兵,以及那一位位在荒野区和凶兽厮杀的武者,才是最受人尊敬的。

  检查过身份证件,士兵打开铁网大门,为江河放行,江河驱车来到了武道管理局,发现武道管理局内,气氛一片肃杀,已经快入夜10点钟了,可还是有武者在武道管理局的大门进进出出,甚至有的人浑身染血,显然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。

  江河拉住一位武者询问了一番,这才知道……

  大东山遗迹崩塌造成的大地震,令大东山内的凶兽惊恐逃窜,在各地形成了不少小规模的凶兽暴动,这些武者都是去协助军方抵御、击杀那些凶兽的。

  来到段天河的办公室。

  段天河,程东封,姬洞虚,周宇都在,甚至连陈景洲也在,众人的面容,都有些凝重。

  一看到江河,程东封第一个迎了上来,沉声道:“江河,出事了,王部长……”

  “受伤了!”

  江河眉头一挑,皱眉道:“怎么回事?老王的实力不弱,谁能伤他?”

  几人对视一眼,周宇走了出来。

  他将近日华国各地凶兽王者暴动,以及小林寺强者击杀凶兽王者,引动数万凶兽汇聚,又被林天正一人一刀屠戮近半的事情说了一番,道:“此事之前,鳄龙皇曾表示要和王部长谈判,避免人类与凶兽强者发生大战,此事过后,鳄龙皇震怒,王部长前去神农架与鳄龙皇交涉,结果……”

  “谈崩了?”

  江河皱眉,谈崩了就打伤王侯,这鳄龙皇这么暴躁的嘛?

  周宇则是摇头,道:“鳄龙皇并未出面,王部长刚刚抵达神农架,便遭遇到了偷袭……按照王部长所说,那偷袭他的人,极有可能是天魔教教主。”

  “嗯?”

  江河目光一动。

  周宇则是苦笑道:“天魔教被你杀的损失惨重,那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圣尊大教主应当是急了……而且,他是在神农架偷袭的王部长,那里可是鳄龙皇的地盘,鳄龙皇的实力尚在王部长之上,它的老巢里潜入了一位入虚境的强者,它岂能不知?”

  江河声音一沉,道:“你的意思,是天魔教的教主和鳄龙皇联手了?”

  周宇点头。

  江河则是心中……咯噔一跳!

  鳄龙皇?

  天魔教圣尊大教主?

  “天魔教一直想要将我弄死……额鳄龙皇……我杀了这么多凶兽王者以及金翅大鹏,当日它便暗中窥探过我,我甚至都模糊的感应到了一丝杀机……这两个混蛋东西联手……”

  “该不会想弄死吧?”

  江河一阵头皮发麻!

  鳄龙皇,比金翅大鹏更强,实力深不可测!

  天魔教圣尊大教主……按照阎德浩所说,实力也绝对不差。

  “若他们真的联手对付我,我能挡得住嘛?”江河想了想,貌似……还真能挡得住,可凡事都有意外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如自己这般稳健低调的人来说,怎么能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呢?

  “不行!”

  “坐以待毙,不是我江某人的性格!”

  “我必须要反击!”

  “最起码,要弄死他们两个其中一个,否则……我估计又得失眠了!”

  (ps:求月票,求推荐票。)